堪勺

想说点什么呢,总归是想说点什么。浑浑噩噩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虽然偶尔还会是一个能够思考的人但不得不承认大部分时间都只能说是一个或者的东西。尽管几乎每周都有那么几次小小的迷惘,像是那种我是什么我真的是我吗为什么我要叫这个名字我为什么要活着之类的问题争先恐后地往脑子上涌,有每次都因为得不到答案而默默沉寂。

对什么东西感兴趣会想和什么样的人交流处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我现在在干什么是为了什么。

不知道统统不知道

重新听12岁的时候循环到恶心的RAD想想过了6年现在的自己好像和当时并没有什么区别

也就只能这样了